哈里·S·杜鲁门的总统任期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杜鲁门是在罗斯福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时被任命为副总统的,而任职副总统的时间只有82日,因此他们两人没有开展重要的合作。一些主要计划如曼哈顿计划,杜鲁门也没有参与。1945年4月罗斯福总统病逝后,在美国历史的重大时刻,杜鲁门接任总统。作为总统,面对一系列棘手问题,杜鲁门作出了许多与美国、世界有关的重大决定,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国际关系的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

杜鲁门曾告诉传媒:“我的感觉就像月亮、星星和所有星球都要坠落到我身上。”以下是杜鲁门上任后的五个月内所发生的大事:

5月8日-纳粹德国在柏林正式签订投降书,宣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无条件投降

杜鲁门在二次大战后意识到美国和苏联不再存在共同敌人和利益,因此他在政策方针上明显有抗衡苏联的倾向。作为一位“威尔逊国际主义者”,杜鲁门强烈支持成立联合国,并在前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的援助下,促成了首次联合国大会的召开,以回应社会在战后渴求和平的心态。

虽然杜鲁门谦称自己不熟悉外交事务,国会又为共和党所控制,但是他仍凭国内浸信会教徒的支持,而发表了“杜鲁门主义”及落实了“马歇尔计划”。“杜鲁门主义”是美国推行“围堵政策”的开端,他先后请国会拨款4亿美元,支援希腊和土耳其对抗,又于1947年3月12日发表国情咨文这样写道:我认为支持自由人民对抗内部少数的武装行动,或外部压迫者的征服,必须成为美国的政策。如果希腊倒下了,整个中东将会陷于混乱无序的局面。全球的自由人民,都渴望得到我们的支持以捍卫自由。如果我们在犹豫不决,就可能会危及世界和平……我认为我们应该主要透过财政援助来给予支持……此外,我要求国会授权派遣美国非军事和军事人员到希腊和土耳其……

为了使国会通过对“马歇尔计划”拨款,杜鲁门则尽量把国会的目光移到,指出正在欧洲的落后地区兴旺发展。杜鲁门后来承认自己的言论夸大了的威胁,但辩称这样做是“为了让国会意识危机的存在”。另一方面,为了强化美国在冷战中对抗,他签署了《1947年国家安全法案》,又分别成立了国防部、中央情报局、美国空军(独立于美国陆军航空队)和国家安全会议。

经过多年来在国会取得多数优势和持续由人士出任总统,国民开始出现了厌倦,以致共和党在1946年中期选举重新在国会取得了多数优势。共和党除了在众议院有55席的增幅,在参议院也有数席的增长。杜鲁门一向在外交事务上与共和党领袖有密切的合作,可是在国内事务上,两党却存在很大的分歧。杜鲁门未能成功阻止减税和取消价格管制,而在《塔虎脱—哈特莱法》的争论上,他曾对法案加以否决,但否决决定最终遭国会推翻,以致工会势力受到相当的削弱。到了1950年,由于朝鲜战争爆发,杜鲁门再次向国会要求加税。

到了1948年的大选,杜鲁门声称自己是的一份子,会贯彻“新政”的传统,因而在政纲中提出了不少的建议,包括提倡实施全民医疗保险、推翻针对工会的《塔夫脱—哈特莱法》,以及一系列激进的保障民权的立法措施。这些政纲在后来归类为“良政”。

然而杜鲁门的“良政”计划并不获普遍支持,当中只有一项主要的法案得到通过。

杜鲁门早在1939年已支持锡安主义的运动,并且有参与策划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国。在1946年,英美调查委员会建议在巴勒斯坦地区逐步建立两个国家,以防犹太人或阿拉伯人在该地区取得支配地位。可是,这个建议没有得到舆论支持,而驻守巴勒斯坦的英军因频频受到锡安主义集团的袭击,使英国政府备受压力,促成了撤军。结果在英国的催迫下,联合国的一个特别委员会建议立即把巴勒斯坦分割成两个国家,这个建议在杜鲁门的支持下,于1947年的联合国大会中获得通过。英国政府于是宣告在1948年5月15日正式撤出巴勒斯坦,但阿拉伯联盟会议的成员国却对联合国的决议表示反对,并派兵到巴勒斯坦外围。

当时杜鲁门与国务院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出了现明显分歧,与此同时,美苏间的关系也日趋紧张。最终,杜鲁门在以色列单方面立国后的11分钟,即确认了其主权,但是这个决定,在国内外均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在1948年6月24日,苏联在未经咨议盟军的情况下,单方面中断了前往柏林美、英、法占区的道路,而柏林正位于苏联所占的东德之内,显示出苏联有迫使盟国撤出西柏林的意思。结果,美国驻德国美占区的司令卢西乌斯·D·克雷(Lucius D. Clay)将军建议,沿著由西德至西柏林的高速公路,对西柏林进行大规模的空运物资,以示公义。空运本身将以完全和平的方式进行,但如果空运队伍遭受攻击或被迫中断,就应该作出防卫。然而,杜鲁门听取意见后,相信柏林空运计划很有可能会触发战争而表示忧虑。但最后在6月25日,盟国仍然决定对柏林空运,一直至1949年5月11日,前往西柏林的道路重开,空运行动才告结束。

自从重建时期(Reconstruction)以来,每届联邦政府都没有再关注民权的发展,而杜鲁门正是第一位重新关注民权的总统。在1946年,美国本土发生了数宗残暴的私刑,其中有两名黑人男子和两名黑人妇女在佐治亚州的沃尔顿县附近被杀害;另外亦有一名刚从二战战场退役的非洲裔美军遭到虐待,称为艾萨克·伍德沃德事件。这些滥用私刑的事件引起了社会对民权的关注,并促使杜鲁门在1947年发表一份名为《保障这些权利》的报告。该报告对改革民权提出了10点议程,包括将私刑列入联邦罪行。到了1948年2月,杜鲁门总统将这些议程提到国会,并建议设立几个联邦政府职位,以专责落实一些如选举权和平等就业等人权。

可是这些改革,却招来南部员在党内总统提名大会表达出强烈反对,但杜鲁门对此不以为然,并说:“我的祖先是联盟国的人……但当我得知刚从海外归来的黑人士兵,在密西西比给抛出军车之余,又遭到毒打,我立即感到了反胃。”

在1949年全国会议中,杜鲁门意图淡化他在人权方面的政纲,以缓和党内南北派系的冲突。可是,美国参议院候选人兼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长休伯特·H·韩福瑞(Hubert H. Humphrey)在地区党领袖支持下,在会上建议应采取更积极进取的人权政策,结果建议被杜鲁门全心全意地采纳。不出两星期后,杜鲁门签署了《行政命令9981号》,指令在美国军队废除了种族隔离政策。但杜鲁门事实上十分担心支持民权改革会带来政治风险,至于失去迪克西人的支持,更有可能拖垮。当时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托马斯·杜威在民意调查中被认定稳操胜券,而盖洛普民意测验在大选前两星期,即使还有14%游离票,也停止了民意调查。结果,盖洛普民意测验的创造者乔治·盖洛普犯了一个在日后不再重蹈的错误,他总结到:“游离票站到了执政者的一方。”杜鲁门站在火车车尾,沿著铁路穿州过省,到各地短暂停留,发表演说的竞选手法,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在日后更成为每届总统竞选必备的重要环节。

杜鲁门在第一届任期没有副总统,在第二届任期则以艾尔本·威廉·巴克利出任副总统。

苏联在比预期中快的情况下,成功研发,更在1949年8月29日进行了首次试爆,从而促成了大战后的军备竞赛。在1953年1月7日,杜鲁门亦向外界宣布,美国已经成功试爆体积更大的氢弹。

在1948年8月3日,《时代周刊》资深编辑惠特克·钱伯斯(WhittakerChambers)在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UAC)的听证会上,提交一份名单,上面载有自1930年代至1940年代于美国政府内暗中活动的员。该名单上载有阿尔杰·希斯(Alger Hiss)的名字,而希斯是国务院的一位官员,曾参与创立联合国。事后,希斯在1948年8月17日找钱伯斯当面对质,白宫的官方回应亦要求终止对希斯的调查,以引开公众的注意。 然而两人的对质与白宫的回应却引起了轩然大波。在1948年11月,钱伯斯带领两名HUAC的调查员到马里兰州的一块南瓜田,并在一个空心的南瓜中找到四枚微型胶卷。微型胶卷内所载的资料则在后来被称为“南瓜文件”。(事件亦使加里福尼亚州参议员尼克松一举成名,因为他后来对着这些胶卷,摆出一个拿著放大镜的姿势,拍摄了几张广泛流传的相片,积累了足够的政治资本。)

到了1950年2月9日,共和党参议员约瑟夫·雷芒德·麦卡锡在西弗吉尼亚州惠灵的共和党妇女会上发言,指国务院涉嫌与员纠缠不清。当时苏联正试爆核武、中国又成为国家,国内又有阿尔杰·希斯一案,结果麦卡锡透过在国内冒升的主义,成功从公众取得相当的支持,并揭开了“麦卡锡主义”时代的序幕。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的当天,美国远东军司令麦克阿瑟向国务院递交了一份名为《在亚洲遏制的战略计划》,明确提出台湾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价值,美国应立即给予蒋介石广泛的军事援助,并派出海、空军“保卫”台湾。麦克阿瑟还建议请蒋介石派一个军到朝鲜参战。杜鲁门在与国务卿艾奇逊商量后,认为台湾派兵到朝鲜作战的建议不可取,这将引发与中国的全面战争,但以朝鲜战争为借口进兵台湾则有“必要”。6月27日,杜鲁门宣布,派遣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八艘舰只,包括六艘驱逐舰、两艘巡洋舰驶向台湾海峡,“以阻止对台湾的进攻”。杜鲁门并称,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目的是要保持台湾海峡的“中立化”,美国海军不仅要防止从大陆进湾,同时也将阻止向大陆进攻。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军队入侵韩国,朝鲜内战爆发。杜鲁门立即强烈要求联合国作出干预,并签署了一份指令美军加入朝鲜战争的文件。故此以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为首的“联合国军”在1950年10月成功把朝鲜军队赶回至中国边境一带。

在1950年10月,中国以志愿军的名义对战事作出干预,麦克阿瑟立即建议杜鲁门出兵袭击中国在鸭绿江一带的军事基地,在必要情况下,更可以动用。在中国援助朝鲜的情况下,“联合国军”被迫退回到韩国,而战线年春天的时候,更退回战争爆发时的地区。但杜鲁门不同意麦克阿瑟的观点,担心他的方案会使苏联加入,使大战升级,最终有爆发核子战争的可能。于是麦克阿瑟在总统反对的情况下,公开广播出他对战事的意见,而且更不服从杜鲁门的指令。结果在1951年4月11日,杜鲁门解除了麦克阿瑟的职务,并召他回国。

此后朝鲜战争成为了僵局,直到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上任总统后,方于1953年7月27日达成了停火协议。

参与朝鲜战争和解除麦克阿瑟的职务,使杜鲁门在国内变得不受欢迎,更促使他在1952年的大选不再寻求连任。根据盖洛普民意调查,杜鲁门在1952年2月的支持率为22%,是有史以来在任美国总统所得到的最低支持率。

越战爆发前,美国早已介入越南问题,而且可追溯至杜鲁门任总统的时期。在1945年的对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胡志明参照美国,撰写了一份独立宣言,并视以蒋介石为首的军队为头号敌人。但在同年9月23日,美国为了防止由中国传入越南,继而向世界散布,声明支持法国对越南的管治。

由于遭美国摒弃,胡志明转向求助。在1950年,胡志明宣布越南独立,哈里-威尔逊并得到中共和苏联的承认,当时他盘踞在接壤中国边境的一些偏远地区,而法国仍然占领余下的地域。在美国的“围堵政策”和强烈的前提下,美国继续承认法国对越南的主权,以及确认法国在越南的傀儡政权。因此同样在1950年,杜鲁门对法国发放了一共一千万美元的援助,又派出123支非战斗部队到越南,协助处理物资事宜。到了1951年,援助总额上升至一亿五千万美元,至1953年更达到了十亿美元(占美国对外援助总额的1/3,也占法国一方支出的80%)

和其他美国总统不同的是,杜鲁门入住白宫的时间非常之短。理由是有屋宇结构专家在他上任后不久指出白宫随时有倒塌的危险,部份主因是因为在1812年战争中,白宫的墙壁和地基曾被火焚烧,以致在结构上出现了问题。于是杜鲁门对白宫的地基进行了大规模的重建工程,另外又在白宫的南翼柱廊的第二层,加建了一个阳台(即所谓的“杜鲁门阳台”)。至于杜鲁门一家则搬到附近的布莱尔宫,作为自己的“白宫”。

在1950年11月1日,两名分别叫杰斯里奥·托里索拉(Griselio Torresola)和奥斯卡·柯拉索(Oscar Collazo)的波多黎各民族主义者,企图于布莱尔宾馆行刺杜鲁门,但行刺失败。柯拉索被裁定谋杀罪成,于1952年被判处死刑,不过后来得到杜鲁门减刑为终身监禁。

事件发生后,杜鲁门决定在波多黎各举行一次民主的公民投票,以决定波多黎各的地位和与美国的关系。最终波多黎各制定了自己的宪法,并确立成为美国的自治邦。

在1950年,参议院在埃斯蒂斯·基福弗(Estes Kefauver)的带领下,对政府高级官员受贿进行调查,当中发现不少官员曾收受过名贵皮革和冰箱一类的物品,而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更牵涉在内。结果一共有166名国税局员工辞职或被解雇,部份人更被司法部控告瞒税和贪污等罪行。一般历史学家都同意杜鲁门没有牵涉到国税局的贪污丑闻,亦相信他对此并不知情,但却有一次例外。在1945年,一位香水公司总裁送了一部十分昂贵的新型号冰箱给杜鲁门太太,该名商人其后在杜鲁门和他的好友哈利·佛汉将军的协助下,在二战结束后不久取得优先前往欧洲的机票,而那名商人在回程时又与一位伤兵发生争执,更将他“撞伤”。事件在1949年曝光,使杜鲁门大为尴尬,但他仍然大力为佛汉将军作出辩护,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ittlehouseblog.com/,哈里-威尔逊可是实际上,佛汉将军本人当时被一连串的白宫办公室丑闻缠身。

到了1952年,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发起一连串运动,指政府混入了不少苏联特工,再次使杜鲁门政府备受困扰。早于1947年,杜鲁门设立了一个“效忠委员会”,调查联邦政府是否混入了间谍。后果是,自1947年至1952年,大约有20,000名公务员遭到调查,当中有约2500人“自愿”辞职,400人被辞退。另外自1945年至1946年,约翰·埃德加·胡佛(J. Edgar Hoover)多次向杜鲁门作出警告,指财政部的助理部长哈利·德克斯特·怀特是苏联间谍。加拿大总理亦同样向FBI警告要注意怀特,而来自苏联的变节人士也证实了这个情报。最后杜鲁门唯有将怀特调任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美国代表,他又承认设立“效忠委员会”是他当总统犯下的最大失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